无标题文档

公园前、广州东站……你每天走过的地铁站名都是他写的

广州同志会所

  72岁的陈秋明感慨自己一生未曾停笔。幼时在阁楼里照着报纸写,做工时就躲在车间的铁皮箱上写,退休不“休”,终日徘徊在书房案头,“无一日不临帖”竟成了毕生习惯。数本字帖翻烂,他把字写进了广东四大名园,写进了“公园前”、“广州东站”的地铁站,唯一一件挂在人民大会堂的广东书法作品也由他执笔。

  而这在陈秋明看来还远远不够。日前,陈秋明来到广州文艺市民空间,与近百位书法爱好者畅聊自己的“书法人生”。如今年过古稀,笔耕不停,回忆一生握笔,陈秋明说也是一生快乐。“在书法的海洋里游过一圈之后,我终于知道什么是书法了。但这一圈游下来,我足用了几十年。”

  陈秋明的父亲没专门学过书法,但写得一手好字。“十里八乡的亲戚们都上门找我父亲,写牌匾、广州华而实同志照片写春联,写得像是印刷体,家里也总热热闹闹的。”这让年幼的陈秋明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写字写得好,会受到大家欢迎。

  到了该上学的年纪,陈秋明心里仍然放不下学写字的事。讲台上的语文老师写板书,他的手就捏着笔一笔一划的跟着学。老师讲了什么都没听清,但字却是学的有模有样。上中学时,学校来了一位新老师,年纪轻,书法也写得好。广州黑人同志基地!为学校办了几期黑板报,一跃便成了学生间议论不绝的“神秘人物”。

  陈秋明对这个“神秘老师”充满向往,可惜从未有机会遇到。直至几十年后担任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意外看到当年老师的作品,这时才真正见到老师本人。陈秋明感慨,“他不知道的,其实我受他影响了几十年。”

  父亲和老师的熏陶让陈秋明对书法念念不忘。可是儿时家家艰苦,一家八口挤在低矮闷热的阁楼,再无余钱为他请先生学字。他有空便蜷在阁楼里自己练。阁楼不通气也没有灯,但这低矮阁楼却是儿时陈秋明的一方乐园。

  “六十年代没钱买字帖,我就把报纸上的书法作品剪下来,这样就可以照着临摹了。”陈秋明最喜欢看各报副刊。那时著名书法家麦华三经常为报纸上的文章“题字”——《二龙皇帝高大郭》、“晚会”等等。“因为外面很少能看到,非常珍贵,我就把它剪下来贴在墙上,不断临摹。”

  陈秋明说,那些年在衣服箱子上趴着、在阁楼里蜷着学写字的日子是苦,但也乐在其中。“这就是兴趣的意义。如今想来,写书法,第一步就是兴趣。”

  1969年参军回来,陈秋明被安排在广州钢铁厂工作。起先年轻力壮,爬高上低不在话下,一干十年,陈秋明陷入了对未来的担忧。“我在想,今后不可能一辈子当电工,身体也会撑不住。觉得还得干点什么,以后能留得下来。”

  既然喜欢书法,那就练书法。在七平米的宿舍里,刚摆得下两张床,练字既没空间也没环境。当时正值改革开放,省里办了学书法的学习班,一期三个月,陈秋明每期都报名。“当时都是瞎写,发展路子怎么定,我自己也不知道。”书法分五体,楷行草隶篆,陈秋明多多少少都接触过,直到看到有老师书写的“二王”行书,他被笔触的灵动感所打动,于是决定专心学写行书。

  “我想把全部力量集中在一点,五体之中就集中写行书,其中临摹‘二王’,‘二王’作品里就选《圣教序》。这一写就十年。”陈秋明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拿来学书法。

  “我记得有次胃出血,身体很虚弱,但有个书法展实在不想错过。广州花都同志。”陈秋明就求弟弟偷偷陪他去看,弟弟无奈随行,谁知哥哥差点在路上晕倒。“下决定做好,就是得勤奋,这是比吃饭还重要的事。”

  临摹王羲之《圣教序》的十年,是陈秋明记忆里最艰苦的日子。“一本《圣教序》的字帖有两千多个字,字字难写,每个字的变化都很大,光是一个言字旁都有十多种写法。”陈秋明回忆,那时候自己苦于找不到书写规律,只能用笨办法,把《圣教序》里各种各样的偏旁部首都整理成册。

  “既然吃不透,就每天拆一页下来,带到工厂里去,一页练一个星期。练到不看都能背下来,那下个星期就换第二页。如果还不熟悉,那就一直练。”陈秋明觉得,如今自己下笔的功夫,就是那时候苦练的功劳。

  “年轻时候,我想法很多。不觉得自己比别人笨,什么书体都想写得拿手,表现自己的聪明。”伴随书法浮浮沉沉很多年,陈秋明慢慢觉得“专于一点”才是学书法的门道,“一分散就很难精道了。”

  于是,从青年到中年,他把几乎所有经历都放在书法上,直至退休仍笔耕不辍,古稀之年佳作频出。“都说观千剑而后识器,专一和单一有区别,而从专到博是需要一个过程的。”陈秋明感慨,自己这一圈走完,竟也用了近毕生。“这是个不断精进的过程,更像是爬山。我如今七十岁,回头看六十岁的作品,很多都已看不入眼了。”

  如今身边爱好书法的朋友越来越多,还有一路走来学书法几十年的朋友,陈秋明说,他们当中的确也有人退步,有人几十年都是一个样子,再未进步。“七分临帖,三分创作。生活虽不是天天都比赛,但是赛场外的功夫不能一日断。”在陈秋明看来,现在的书法圈子不似往日,大多数人高喊创新,但是没几个人在关注传承。

  “有传承才能有创新。我和朋友总说起现在的快餐文化,社会是进步了,却也浮躁了。”陈秋明看来,浮躁功利的书法生长环境,势必会影响到书法本身的纯洁性。“写书是急不得的。如今我也在慢慢明白,写字写的是什么,是人的性格。”

  回望一生书写,陈秋明拿两个字总结:快乐。“整个的过程,我都在享受。现在我一有空就躲在书房里,听着CD,写着字。广州男同志版tbevideos,”他给自己的书斋起名叫“寄乐轩”,“现在写字只有一个想法,寄托快乐,开心就好。”

(来源:广州同志
广州同志,广同,欢迎您访问广州第一门户 www.020gay8.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gay8.com/znz/905.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