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有人大哭四小时 也有人欢天喜地

广州同志会所

  性传播已远远超过注射吸毒感染,成为主要的传播途径,其中男男同性传播比例快速上升。广州疾控中心最新数据显示,艾滋病经男男同性性行为传播感染的病例,已经占到总数的40 .2%,接近经异性传播感染的占比49 .8%.从2008年开始,广州市疾控中心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对这一传播模式进行高危干预。将艾滋病检测点设置在N G O组织所在地的社区,并购买他们的服务,为特殊人群提供检测、心理危机干预等成为一种合作方式。

  李小米和她的N G O组织“岭南伙伴”,就隐身在天河商圈一栋普通的住宅楼内,配备了疾控技术人员,为“男同”提供艾滋检测和咨询。近日,南都记者获准进入这个有些神秘的检测门诊,亲历一幕幕悲喜、伦理场景。

  李小米,是目前国内男同组织里的唯一女性N G O负责人。从大学毕业就开始来广同做义工,毕业后成了广同网的全职工作人员。随后,这个性格大大咧咧的东北女孩,就成了很多检测对象的倾听者。

  “来检测,其实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定期检测也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李小米熟知与男同们打交道的方式,1069(该群体性爱方式)、419(一夜情)等圈内词汇对她是小菜一碟。“没什么,干这行久了,就得用他们的语言和他们交流。”

  “我管他们每一个人都叫‘小盆友’,一旦他们‘中’了,一些成年人的表现和反应,其实还不如年轻的‘小盆友’。”李小米表示,他们从2003年开始做男同群体的高危人士转介(一般转往疾控中心或市八人民医院)。2008年,她开始发动男同群体主动进行定期检测,成为活跃在男同圈子的女性朋友。2011年,疾控中心检测技术人员,开进了N G O办公场所,在办公场所提供H IV感染初筛检查。

  “在男同圈子里,有30%的人,认定了医院、C D C(疾控中心)的医务人员更专业,他们愿意去到那里做检测。而70%的,则宁愿到N G O组织来做检查、广州同志洗澡地方,心理咨询,这里让他们更安心。”

  监测显示,在广州的男同群体里,H IV感染率2013年已达到10 .94%,十个人中就至少有一个携带病毒。而男男性行为则和早期的交换针头静脉注射吸毒一样,属超高危行为。“统计口径说广州的男同数为2万左右,这其实是个相对保守的数字。”

  “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你中了,需要帮助,我们一起来面对。但我们不是慈善机构或临终关怀机构,如果你放弃自己,我们不奉陪。”李小米所在的岭南伙伴,两年来已为1.8万人次提供了初筛服务。去年的5389检测人次中,初筛阳性462例。

  干这个工作多年,李小米见过了各色各样前来检测的对象。有的老婆大着肚子,怀孕8个月;有的马上就要结婚;也有的恐艾,经常性预约检测,不管有没有间隔了三个月,预约检测前有没有发生过高危行为;还有的检测对象,在典型的娇生惯养环境中长大,习惯了生活、工作上的一帆风顺,骤然告诉他是“+号”,他会嚎啕大哭四五个小时,让人担心他会不会脱水。

  还有的怀疑论者,一拿到阳性报告,就欲夺门而逃,生怕多待一秒钟。“最后被我叫住了,我告诉他离开是自由,但至少给我5分钟,告诉他感染后应该怎么做。”

  “对于初筛阳性的感染者,首先需要解决的是他最为迫切的问题。”比如那个即将结婚的A君,他终于拿起了电话向外地女友坦然承认“中招”。女友光着脚乘第一班飞机,从外地飞来了广州,和李小米一起陪着他去到市八医院。一路絮叨着:“现在的男孩太不懂事,太不小心”。女友一直以为A君是因为一次在外鬼混而中招,熟谙内情的李小米,只能不停地点头,“对啊,是的。”

  那个获知阳性结果后痛哭了4个小时的B君,直到第二天前来进行CD 4检查时,依然嚎啕不已,又是四个小时。“你跟他说这是个慢性病,没关系什么的,根本无效。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尽情发泄。”

  还有一位C君,在拿到阳性报告后,欢天喜地、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检测门诊。仿佛那是一张特等奖双色球彩票。事后打听,他H A PPY的原因,竟然是终于可以堂而皇之地跟家里摊牌,“别再逼我结婚了”。李小米无语。

  在这个群体里,极度恐艾,害怕得病的是少数;抱着必死的心态,中不中无所谓也是少数。中间的群体,对疾病本身或多或少有一种恐惧。

  在进入到检测门诊时,他们是男同、H IV感染者甚至患者。但进入到社会,他们依然是当中打拼的一族。需要为房子、车子、生活、工作承担一线城市的压力。“很多时候,性,并不仅仅是生理需要,也是一种生活压抑的发泄表达。”李小米和她的N G O团队,客观上的作用是遏制H IV感染在男同群体里的播散。

  在岭南伙伴服务的300多个艾滋感染者、患者中,目前只有一个前文所述的C君,因为自己的不安全性行为,感染了他的男友。

  绝大多数感染者会特别注意安全,一部分甚至成为艾滋病宣传志愿者、义工,去帮助那些有着类似经历的新近感染者。有的感染者甚至干脆禁欲,按他们的说法是,“无法承担感染他人后的责任,希望艾滋病到我为止”。在李小米看来,禁欲绝非长久之计,关键在于都是成年人的感染者,能够保护自己、同志会所广州技师风采,保护他人,并为自己的决定、行为负责。

  下午两点后,预约前来检测的,陆续进入。或单刀赴会,或成双成对。起初有说有笑的,进来后一下子沉默下来了。填表,抽血,等那张沾染血滴的试纸上出现醒目的杠杠:一道杠杠,阴性;两道,阳性。

  在记者主动表明身份后,他们绝大多数选择了回避和拒绝。D君,是来检测的14人中,面相最为年轻的一个,十六七岁的样子。是手机跑酷游戏的个中高手,低头不语,点击屏幕,操纵着小人时而跳起、时而下蹲,规避着各种各样的障碍物。坚持了十分钟左右,小人终于在一处卡位要求极准的连环陷阱前死亡。

  “哎……”,小D发出第一个单音节字。不知是慨叹着游戏的死亡,还是担心今天的检查结果。面色阴云密布地进入一对一咨询室,喜形于色地走出来,结果显然为阴性。这个七情上面、毫无城府的孩子,甚至冲记者笑了笑。

  年轻的小梁,是一下午唯一一个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大学生,学的还是医学。他很懂得保护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幼儿园时,就喜欢和男孩玩。小学四年级通过T V B知道男同是怎么回事。“你可以叫我G A Y,我们这个群体一般不会将其当作贬义词。”他8月前进行过一次高危性行为,“那次后,我感冒了一个月,极度类似的H IV感染前驱期的非特异性症状。”于是第一次走进了岭南伙伴,结果显示不是,他如释重负。因为疾病有窗口期,三个月后,他再次前来检测,结果依然阴性。

  在小梁之后,记者又曾和两位检测者进行了沟通,得到的依然是写满抱歉的摇头。大家的步速差不多一致,拐出小区就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相对年轻的那位,低头买了一串烤面筋,提着塑料袋的中年男子,很快湮没在人群中。再一拐角,手拿烤面筋的小伙也已不见。

  三分钟前,他们因怀疑自己感染H IV而主动来检查,广州南站同志浴池外人不知其是否感染。三分钟后,一段人来人往的路上,他们彻底回归社会。高危、忐忑、平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小梁:没有困扰过我,而且这绝对不是病(交叉着双手),研究都表明了,许多动物,无论是高等的哺乳动物、低等的果蝇,都有同性相吸现象。

  小梁:认同很差,如同歧视艾滋病患一样,歧视男同。他们认为这个群体很滥交,从染病概率上来说,确实也是。10个人中1人携带病毒,概率上需要10次换伴侣才会中招。但社会人群的病毒携带比例更低,经过异性传播感染的人,就更为滥交了,因为他们可能得20次、30次以上,当然这是概率上的说法。至于出柜,暂时还没想过。

  小梁:出柜,起码得有经济基础吧?现在男女婚嫁不也要有车有房吗?没这些,谁会嫁给你?更重要的是,我得证明我走这条路会更加幸福,让家人不必担忧时,才会考虑出柜。当然,如果老爸他们逼婚太紧,我会告诉他我的取向问题。

  小梁:想到过啊,我可能死于卡波斯肉瘤,也可能是任何一种常见的细菌、病毒,而且死起来不会是件轻松的事。

  小梁:没有,也改变不了。男孩都喜欢看A V,他们盯着女主角的脸看时,我看的是男优。但我会洁身自好,每次采取必要的措施。真得了,那就是个慢性病而已。这点,我知道。

  广州市疾控中心统计显示,50岁以上男性和青少年是目前艾滋病发病数增长最快的群体。数据显示,2007年,50岁以上感染者和病人比例从2007年的8 .28%,上升到2012年11.31%.15-19岁青少年感染者和病人占全部病人的比例,从2007年的0 .87%上升到2 .49%.广州市疾控中心艾防科科长徐慧芳指出,这一缺乏经济基础的少年群体,后续的治疗是很成问题的。

  N G O组织“岭南伙伴”负责人李小米对这个数据深有体会,她在检测门诊接待过的最小年龄感染者,16岁,青葱一般的年纪。最大年龄的感染者,则超过70岁。

  老年人退休了,经济基础雄厚了,疏于约束是该群体高发的原因。而青少年群体的艾滋病感染高发,则和性教育的缺失有关。李小米如此分析。他们获知男男性行为的途径只能是上网。找到靠谱的互联网上的信息太多太杂,很难辨别真伪,也很难找到有效的求助渠道。有的孩子就凭借着一股子冲动,依葫芦画瓢一通胡搞。广州市最大的同志酒吧“见惯了前来检测的孩子,高危行为发生后第一次不中,第二次不中,第三次不中,最后总是中,鲜有例外。”

  “青少年、学生群体感染率增速很快。主要还是和教育因素有关,新观念、性道德、性开放已经走在了前面,而相关的教育几乎为零。”广州市疾控中心艾防科科长徐慧芳的观点与李小米类似。她认为,这一缺乏经济基础的少年群体,后续的治疗是很成问题的。至少一半以上需接受抗病毒治疗的青少年,选择放弃治疗。“目前,广州市正在研究制定方案,解决这一发病人群的治疗问题,方案还在制定当中。”

  据悉,为了更方便高危行为发生人及时进行检测,广州市目前基本已将艾滋检测机构悉数下放到社区、基层。“每个区、市(县级)至少设置3个以上的免费检测咨询点,所有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都需具备提供咨询服务,不具备检测能力的社区,也应提供血液样本送检的服务。”

  具体的检测点设置,广州市疾控网站上有公示,甚至有电话、地址。一个例外是“岭南伙伴”这个带着“男同”标签的检测点。男同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上这来做艾滋病检测和咨询,没必要向社会公开。这也是检测点“大隐于市”的直接原因。

  徐慧芳表示,广州从2008年后开始尝试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由N G O组织承担男男群体的动员检测和关怀工作,目前通过招标参与该项目服务的N G O组织有岭南伙伴、智行、同性恋亲友会三家(后两家只提供咨询服务)。此外,疾控中心还向爱子关怀等7家N G O购买了艾滋病患者、感染者关怀服务,向基督教女青年会等购买了反社会歧视服务。

(来源:广州同志
广州同志,广同,欢迎您访问广州第一门户 www.020gay8.com
标签:广同1069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gay8.com/znz/882.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