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酒友们小心了!广州男子酒后溺亡同饮酒人需赔50万

广州同志会所

  “聚会看世界杯来一杯,一起谈生意来一杯”,但无论是劝酒、饮酒还是请客喝酒,都应把握尺度。广州白云区一男子酒后溺水死亡,广州白云法院判决,一同赴宴3人共赔偿50.99万元。近年来,因共同饮酒引发的赔偿纠纷案增多,白云法院今日提醒,共同饮酒人尤其活动的邀请人应尽安全保障义务,在四种情形下,酒友们应该担责。

  小胡是一名酒品销售员,荣某是一家商品批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某及唐某是该公司的业务推销员。因小胡与杨某系男女朋友关系,故唐某于2015年6月17日下午驾车带着两人一起前往荣某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的公司查看酒品,并由荣某招待在该公司用晚餐。其间,四人饮用了红酒和洋酒,后因喝酒问题荣某与小胡发生争执,小胡不慎将手臂划伤,并跑到楼下,其余三人陆续下楼寻找小胡未果后报警。派出所民警到场后接着寻找小胡,但未发现小胡身影。19日早上,在该公司附近的池塘中发现小胡的尸体。

  同年7月2日,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化验检验报告》证实,小胡胸腔积液及胃内容均检出乙醇,其含量分别达703.1毫克/100毫升、1531.0毫克/100克。7月5日,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认为死者小胡系溺水死亡。

  好好地出去吃一顿饭,怎么就把命弄没了?惊闻噩耗,小胡的父母悲痛欲绝,难以接受,诉至法院要求当天在场饮酒的3人承担责任。

  小胡父母认为,三被告邀请小胡前往该公司参观、洽谈业务,应尽审慎注意义务。三被告在酒席间与小胡发生争执,导致小胡受伤,后追赶行为及施救不力导致小胡溺水身亡,故应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及精神损失共计95.2万元。

  被告荣某未到庭陈述意见,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被告唐某、杨某辩称:小胡的死亡系意外事件,而非责任事故,自身已尽救助义务,且小胡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喝酒行为不存在危险性,故原告要求承担主要责任于法无据。

  法院认为,小胡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小胡死前曾大量饮酒,对自身行为控制能力以及周围事物、环境的认知能力会减弱,但并不能因此免除其自身责任,且小胡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未尽谨慎注意义务溺亡,其自身的过错是导致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对此应承担主要责任。

  荣某应对小胡的溺亡承担一定的责任。荣某作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及餐饮的邀请者、提供者,熟知周围环境,与小胡发生争执后未及时跟随给予必要的扶助和照顾,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其过错行为与人身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应对小胡的溺亡承担一定的责任。

  唐某、广州熊同志!杨某应在所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责任范围内承担责任。唐某、杨某与小胡一同前往该公司饮酒,具有安全护送的义务,广州同志酒吧价格其在明知小胡醉酒的情况下,仍目睹小胡下楼未给予必要的扶助和照顾,未尽到必要的照顾和护送义务,广州靠谱同志会所推荐,因此被告唐某、杨某在所应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责任范围内存在一定的过错。

  据此,综合各自过错责任与损害结果发生的原因力大小,被告荣某应承担20%的赔偿责任,被告唐某、杨某应各自承担10%的赔偿责任,小胡自行承担60%的损失。被告荣某赔偿原告损失共计25.49万元;被告唐某、杨某分别赔偿原告损失共计12.75万元。

  在饮酒过程中,如酒友有明显的强迫性劝酒行为,如故意灌酒、用话要挟、刺激对方、广州十三行同志酒吧!不喝就不依不饶等,酒友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熟知对方身体状况不可饮酒,仍然劝其喝酒,以致诱发疾病、导致死亡等损害后果的,酒友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对于酒友醉酒的,清醒酒友应当预见到醉酒者已经失去或即将失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广州南方医科大学附近同志。在无人照顾的情况下存在危险,因此,若酒友没有将其送至医院或安全送回家中,或者不足以在合理的时间内让其达到有人照顾的情况,此时若出现意外,酒友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明知对方酒后驾车而不加以劝阻的,一旦发生事故,酒友有可能会承担一定的责任。如果已尽到劝阻义务,而对方不听劝阻的情况下,酒友可以适当免责。

(来源:广州同志
广州同志,广同,欢迎您访问广州第一门户 www.020gay8.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gay8.com/znz/618.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