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寒门学子突围 爱心路上有你

广州同志会所

  白兰花慈善助学拍卖会已经落幕,助学的脚步不会停止,预计8月底将公布资助学子名单。我们将继续征集贫寒学子的励志故事,邀你一起点亮学子未来。如果你愿意帮助他们,欢迎致电南都爱心热线

  基本情况:单亲家庭,相依为命的母亲因鼻咽癌离世,现靠每月的低保补助500元和母亲留下的微薄积蓄度日。

  到阿婷家探访的前一夜,下了一场暴雨,只容一人走过的小巷弄里,长着青苔的水泥地显得湿滑。阿婷领着我们,穿梭在巷弄两旁低矮的平房里,拐过几个弯,才到了她那曾经温馨整洁的小房子。客厅了挂了一幅《我在努力》的画作,那是过世的母亲亲手画的,“勉励自己要战胜病魔,也勉励我好好学习”。

  大约是上小学的时候,阿婷就察觉母亲患病了,尽管母亲一直很努力地隐瞒。后来,她偷偷翻阅了母亲的病历,“让她终于真正地知道了”鼻咽癌“。反复地治疗,母亲的病情总是时好时坏。6年前,母亲买来了一张软塑料画板,写下”我在努力“几个大字,还买来了花图案的贴纸,做成了客厅里的”壁画“。每一年,阿婷和母亲都会给这幅画补充一点颜色。

  在阿婷备战高考的最后三个月,母亲终于敌不过病魔。阿婷在医院陪完母亲最后一程,怀着沉重的心情,踏上了高考考场,527分是超常发挥,“母亲在庇佑着我,我也不想让母亲失望”。

  母亲离去以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阿婷一人了。外婆担心她不会照顾自己,便把她接了过去。然而,隔三差五,阿婷都会回到这所房子,打扫卫生,散散潮味,以及给母亲上香。

  提起母亲,阿婷没有眼泪,反而坚强地微笑着,“一个人生活,还要面对很多事情,要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

  说起未来,上大学读书是她最大的愿望。目前,低保救助只能勉强支付未来上大学的生活费,而母亲剩下的微薄积蓄,也不足以应付高昂的学费。“外婆年纪大了,我不希望花外婆的钱”,放假以后,阿婷在亲戚的介绍下,在一家教育中心做兼职,按课时计算工资,希望能够多挣点钱交学费。

  基本情况:父亲在工地做散工,月收入2000多元;母亲身体不好,在家做零工;大姐未找到工作,二姐在茂名上大学。

  爬上8层楼梯,在小颖的家里,没有多少家具,连阳台的门都是破旧不堪的。而这个家里,挤着一家五口,还有趁着暑假从老家出来带孙子的80岁奶奶。

  6年前,小颖考上了三水二中,一所民办初中,因为无法支付高昂的学费,她回到了普通的初中,继而升读华侨学校的高中。“如果当年能够供她上好一点的学校,她的成绩可能不只现在这样”,母亲说着,内心阵阵愧疚。

  “本想着成绩只能上大专,没想到被2B降分录取了”,小颖拿出不久前收到的广州商学院录取通知书,视如珍宝。她想继续读书。但是入学手册上注明的1.8万元学费,让她望而却步,在读与不读之间,她仍在挣扎。

  小颖是家中老三,大姐今年刚从广州大学毕业,尚未找到工作;二姐在广东石油化工学院,今年升读大二,每年的学费也要6000多元。“难道不让孙女读吗?但是我们真的很愁”,奶奶说着。

  小颖的父亲在工地做散工,需要跟着建筑队到处奔忙,运气好的话,整个月都有活干,运气不好时,一半时间干活一半时间休息,收入非常不稳定。而母亲健康状况不好,病情总是反复,因此也没能找到工作。

  小颖记得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在家里接一些工厂零活,客厅堆着两桶需要组装的塑料扣子,“几毛钱一斤,广州那个同志浴池人多,一个月下来也只有200多元”。小颖和姐姐们,每逢放假和周末,都会帮着母亲一起做,帮补家用。

  高考结束以后,小颖通过亲戚介绍,在一家商场的手机铺做兼职,她每天步行半小时上班,从上午12点工作到晚上10点,每月能挣1000多元,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笔不错的收入,“希望能减轻父母的负担”。

  8月11日下午15点多,记者收到一条求助短信:“我是黎皓的姐姐,广州那里同志多,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帮帮我弟弟!”黎皓来自清远,就读于华立学院房地产经营与估价专业。今年9月黎皓即将升大二,然而开学在即,他的学费仍无着落,愁坏了为他操持生活的姐姐黎卉(化名)。

  黎皓一家的不幸源于20多年前一场手术,黎皓母亲罹患脑部肿瘤,术后半边瘫痪,再也不能工作劳动。黎皓父亲因此与黎妈妈离婚,另行娶妻生子。

  多年来,对于黎皓母子三人的生活需求,父亲从不过问。“爸爸从来没有给过我们生活费。”黎皓告诉记者。黎皓的爷爷是农村土医生,一度有2000元的月收入。自黎皓父母离异后,爷爷一直以个人绵薄之力支持母子三人的生活起居。在爷爷的帮助下,黎卉顺利完成大专学业到广州番禺何贤纪念医院当了一名护士。自从半身瘫痪后,黎妈妈常常脚痛难忍,担心在医院治疗费用昂贵,黎妈妈一直都靠爷爷治疗。

  去年黎皓考上了华立学院,由于学费昂贵,黎皓在班里申请了助学金。但申请人数较多,黎皓最终在投票选举时落选。为了入学,爷爷和姐弟俩向亲朋好友借了1.5万多元,至今仍未还清。身为土医生的爷爷已经80岁,由于年事已高加上患有痴呆症,来光顾的病人越来越少。

  每逢周六日,黎皓都会去学校外面的餐饮店做服务员或者送外卖,一天挣80到100元。但是他上大学一年学费加生活费接近3万元,微薄的兼职收入于昂贵的大学费用是杯水车薪。在广州当护士的姐姐黎卉月收入仅有两千多,其中大部分都得用来负担弟弟的学费,剩下的钱疲于应付在广州的生活开销。

  走进绮霞的家,挂在老窗户的衣架上夹住的两叠厚厚的医药单很是显眼,掉漆的桌上放着瓶瓶罐罐的药,绮霞的母亲患高血压、肾结石等,身体很差,常年要吃药,孝顺的她从网上摘抄了高血压饮食注意事项,写在墙上的挂历上,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她用画上圈圈提醒母亲。

  “差2分就进本科线,太可惜了。”提起女儿的高考成绩,坐在一旁的母亲觉得很遗憾。高考前几天,母亲肾结石发作住院治疗,为了不影响女儿考试,母亲瞒着她。没料到绮霞肚子痛,加上心理素质不好,导致高考发挥失常。

  成绩出来后,绮霞想得很清楚:复读一年耽误时间,不如早点出来工作,而2B学校学费太贵,家里无法承受,毅然放弃了。“现读的学校在佛山有分校区,离家很近,方便回家照顾妈妈,而且专业是专升本,以后还会有机会读本,也比较好找工作。”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懂事的她想出了很多理由安慰自己。广州同志技师老头

  为了尽快给女儿筹齐学费,母亲放弃做肾结石手术,忍着痛在家附近的一家大排档打工,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可微薄的工资离学费还差一大截。“实在不行,只能到处去借了。”绮霞妈妈说,再辛苦,也要供女儿上完大学。往年,绮霞会去打暑假工,今年,她做了一星期便没有做了。为了照顾生病的妈妈,她留在家帮母亲做饭洗衣。“高中没有多余时间读课外书,好多名著都没有看过,说来很惭愧。”喜欢看书的她,最近在离家不远的联合图书馆借了一些名著,同时不忘借高血压饮食宜忌的书籍,边看边记录,告诉母亲哪些食物不能吃,哪些食物吃了对身体好。

  对于大学生活,绮霞很憧憬,“听说有新生优秀奖,考试成绩前15名的会有2000元奖励,学校还有奖学金,上大学后,我要尽量去争取。

  为了上学方便,从上高中起晓妍一家就借住在三水西南教育中路一处亲戚的老房子。今年高考晓妍考上了2B学校,高昂的学费让母亲直发愁。上周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母亲看着录取通知书上女儿的名字咬咬牙,“找工作还是本科文凭好,考上了再贵也要读”。

  “妈妈说学费在慢慢筹,生活费我不敢问。其实我也不想报读2B,学费太贵了。”说起这些,眼泪在晓妍眼眶里打转,她用手捂住脸,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晓妍母亲在附近一楼盘做清洁工,收入微薄,哥哥智障,除掉一家三口人的生活费,每月已所剩无几。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晓妍高中起都出去做兼职,派传单,到啤酒厂打工等。高考结束后,晓妍和同学在附近工厂找了一份兼职,上午八点到晚上九点。“一开始不熟悉,手指被高温烙铁烫到了。”晓妍说,流水线上的活虽然很辛苦,广州市老同志茶话会慢慢就习惯了。9月初就要到大学报到,晓妍暑假工原本是23日集体辞职,但她决定再多做几天,多挣点学费。

  晓妍很喜欢看书,三毛是她最喜欢的作家,她攒钱买了4本三毛的书,在打工空闲时间,会把书拿出来翻一遍。“三毛去过很多地方,我最喜欢的是《沙哈拉沙漠的故事》,沙漠的异域风情很吸引人,写的东西很真实,很有感觉,这本书借给同学,一直都没有还。”晓妍有个愿望,等有工作挣钱后,就去买一套三毛全集。

  三毛的书唤起她对远方的强烈兴趣。于是填报志愿时,选择了旅游管理专业。“妈妈特别支持我,只要我自己喜欢就好了”。家里经济困难,出门旅游对她来说是不敢想的事情。中考后,香港的亲戚让她去玩,晓妍带着500元港币在香港玩了一个星期。回忆起这段经历,她特别开心,这是她离家最远的一次。

(来源:广州同志
广州同志,广同,欢迎您访问广州第一门户 www.020gay8.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gay8.com/znz/514.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